迷你txt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狂暴逆袭 > 第二七三七章 我特么……三伢子?

第二七三七章 我特么……三伢子?

 热门推荐:
    轰隆一声,林二狗就觉得,自己一个眩晕,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的精神力和灵魂,有多么强大,精神力等级,堪比极境主神的神魂神格。

    精神力的纯粹和庞大程度,更是不亚于低阶的大神王。

    就是这样强悍的精神力,在坠入整个黑暗的地窟之时,竟然直接就晕了过去。

    可见这强大的吸扯之力,比一般的星际传送的背推力量,还要强大。

    林二狗眩晕的一刹那,就感觉自己的灵脑,整个就从自己的后脑勺射出去了,和自己的彻底分离,一下子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也感知不到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林二狗悠悠醒来,感觉自己的灵脑都要炸裂了一般。

    而灵脑空间之中的净魂之炎,也被传送的力量,震荡得露出原形。

    一簇簇的火焰,在遍地燃烧,就近处的火焰,在相互吸引,缓慢融合。

    意识浑濛,记忆一点点想起来。

    忽然一阵惊惧,嗖地一声,林二狗就坐了起来。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兄弟林爱狗,以及林爱狗的奴婢夜深沉。

    还有顾涛神主、公羊垣以及姬康战王,乃至不图妞。

    姬康战王和不图妞的精神力,和自己是一个等级,他还不止于十分担忧。

    但是,林爱狗及其奴婢,以及傻龙公羊垣,精神力都没有突破到主神境。

    自己都差点魂飞魄散,爱狗兄弟他们三个,岂不是要身死魂消?

    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周围,出现无数双眼睛。

    惊得林二狗差点就尖叫起来。

    尼玛,这是哪里?

    感觉自己的眼神,还有些发花,定睛看时,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这是哪里?”

    无数双眼睛,是他初初睁开眼睛之时的感觉,觉得眼珠子太多了。

    但是,以他的精神力,只要催动扫描一下,就能够准确知道,此时在他周边的无数眼睛,究竟是多少只。

    然而,当林二狗催动自己的精神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一动不动。

    也就是说,他现在灵脑空间之中,庞大的精神力魂能,不受自己控制了。

    这让林二狗一阵的惊慌。

    精神力不能动用,岂不是直接就把自己给打回了原形?

    九沌大陆,什么样的境界实力,才没有精神力……唔神识?

    那是力沌境的武者啊!

    力沌境武者是啥玩意儿?

    那是整个大陆修炼界,修炼体系之中,最底层的存在。

    就像是当初,废柴时期的林西一般,林家所谓的天才林东,也不过就是力沌境八层武者。

    也只有突破力沌境九层,晋级到气沌境武师境界,才能够开辟识海,开辟气海,真正踏入修炼的门槛。

    精神力有等于无,直接就等于将他自己给废了。

    轰隆一声站起来,朝着周围颇多的眼睛看去。

    不由得就嘶声低吼起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

    无数双眼睛,此时一个个的显化出面容。

    这是一群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杂处的地方。

    全都是人族的形象,眼神之中,全都充满了担忧。

    此时见他醒来,大家终于开心地笑了。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直接扑在林二狗怀里。

    惊喜的眼泪吧嗒吧嗒滴落,抱着林二狗的虎腰奶声尖叫。

    “我三伢子哥哥终于醒了,我三伢子哥哥终于醒了。

    三伢子哥哥,这是几根指头?”

    小女孩看到林二狗发呆的样子,以为林二狗出了什么状况。

    举起一只小手,在林二狗的眼前晃着。

    林二狗彻底懵逼。

    “我特么……三伢子?”

    林二狗使劲地摇摇头,都不知道自己出现在怎样一个诡异的地方。

    抓住小女孩的小手,感觉到温暖和紧张,心中不由得,就想起自己的妹妹可儿,以及现在还没有醒来的林阔额。

    “我是……三伢子?

    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林二狗只能顺着小女孩的话头编。

    直接将自己搞个失忆,然后任何马脚都不会露出来。

    皱着眉头,装作在努力想什么的样子,引来周边眼睛们,一声声叹息。

    “可怜的三伢子,这一下从山上滚下来,脑袋都撞伤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三伢子,来,你看看我这张老脸。

    能想起来我是谁不?”

    一张沟壑纵横,形似菊花的沧桑老脸,此时伸在林二狗眼前。

    林二狗眯着眼看来半天,茫然地摇摇头。

    老脸发出心痛的啧啧声。

    “三伢子,你仔细想想,我是咱们龙芽山的族长爷爷啊!

    我是你龙秋爷爷,你叫龙三伢子。

    不记得你龙秋爷爷,还不记得你自己是谁了?

    还有,你龙二婶家女娃龙可耐。

    住你隔壁,可耐每天都给你送饭,你吃过可耐家一年多饭了。

    可耐都当你是亲哥哥。

    这些你都记不得了?”

    林二狗心念电转,皱着眉头装作思考的样子。

    抬起头,茫然地看着龙秋族长。

    “我叫……龙三伢子?”

    龙秋直起身,摇摇头,推开人群就朝着外面走去。

    “可耐,让你妈给三伢子弄点吃的吧。

    这是彻底失忆了,我得下山,找山下的大夫过来看看。

    不然,半个月之后的角力选拔赛,三伢子有点悬……”

    龙可耐此时,紧紧攥住林二狗的一根手指。

    “三伢子哥哥,你不要伤心,族长爷爷,一定会给你找来大夫,让你啥都想起来的。

    走吧,回家吧,今天咱们不修炼了……”

    周边男男女女的山民,此时一个个叹息着,纷纷离开。

    龙可耐拉着林二狗的手,沿着蜿蜒的山路,朝着一座看上去,都长满了藤萝和青苔的破落小院子走去。

    小可耐,此时一边走一边埋怨。

    “三伢子哥哥,你今天太拼了。

    一手一块百万斤的大石头,跑着上山,一趟趟的也不歇息一下。

    失脚滚下山来,还幸亏那两块大石头,没从三伢子哥哥身上滚过。

    不然,三伢子哥哥呜呜呜……”

    百万斤的石头。

    角力选拔。

    龙芽山。

    ……

    林二狗不吭气,尽力消化自己醒过来之后,所获得的信息。

    幸亏他没有自作聪明,立即就装作自己失忆了的样子。

    否则,之后说话漏洞百出,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被龙可耐领进了破败的院子之中。

    龙可耐按着林二狗的肩膀,让林二狗坐在院子当中的一块石头墩子上。

    “三伢子哥,我去让我妈妈给你煮点龙蜥肉汤,你先坐着哈!”

    林二狗一把就将龙可耐拉住。

    “可耐妹妹,不要走,帮着哥哥回忆一下,说不定,哥哥半道就啥都想起来了呢?”

    哦!

    小可耐答应一声,就朝着院墙那边娇声喊道:

    “妈妈,给三伢子哥哥煮点龙蜥肉汤,我一会儿去端……”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