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零七十五章 蛊神

第二千零七十五章 蛊神

 热门推荐:
    见这个女人面色有异,李泽道若有所思出言说道:“恐怕不是没办法,而是根本就没想吧?”

    南宫魅璃里充满异样色彩扫了李泽道一眼,淡淡的说道:“对于你们男人来说,女人不过是功勋的点缀,是权利的象征,是锦上增添的那朵红花罢了。这个女人死了,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谁说的?”李泽道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就不是那样的人!我的那一个个女人对我来说都极其重要,甚至比我的命都重要,所谓的权势财富连她们的一根头发丝都及不上。”

    “这么说你有很多个女人?”南宫魅璃一下子就抓住了李泽道这话中的重点。

    “呃……那个,在这里就一个半。”李泽道清了清嗓子,含糊说道,“你算那半个。”

    “……”南宫魅璃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回应李泽道这调戏,心里再次涌起了那种显得甜腻的感觉。

    至少,在他心里自己虽说及不上婉儿但是还是有些分量的,这就足够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南宫魅璃愿意相信李泽道的话,相信他跟他父亲,跟各大部落各大势力的那些以建功立业,以权势为重的人并非是同一种人,他不会为了自己的权势金钱地位而选择忽略自己的女人,让她去承受那种难以形容的痛苦,甚至是牺牲他们眉头也不会多眨一下。

    不过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在其他地方还有女人在等着他!这样一来,他身上流露出的那种看似孤独寂寞实则发骚了的情绪就解释得通了。

    “放心吧,到时我陪你去寻找那蛊神!”李泽道看着南宫魅璃那仿若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的眼睛,语气坚定的说道。

    当看到这个女人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哀伤之后,李泽道果断的受不了了,着实恨不得为她上刀山下火海……

    心想,按照电影的基本桥段,这时候女猪脚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里肯定感动得不行了自己应该趁虚而入一把将其搂在怀里好好安慰安慰……

    但是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李泽道却是干不出那样的事情出来。

    看了一眼近在咫尺那悬崖,又看了一眼南宫魅璃手中那长剑,李泽道明白了,他这是担心被南宫魅璃杀人毁尸。

    她不是南宫婉儿,被占便宜的时候嘴里骂登徒子心里实则欢喜得紧,她真的会杀人的。

    “你?”南宫魅璃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的波动却是极大,就如同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重重一击似的。

    鼻子更是开始酸酸的,这种想哭的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了。

    “我。”李泽道重重点头,“不要感动,也不需要谢我,那好歹也是我未来丈母娘啊,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她出事。”

    “……谢谢。”南宫魅璃看着李泽道点了点头说,转身离去。在不走的话,她只怕要拔剑伤人了。

    “等等。”李泽道喊道。

    南宫魅璃止步,回头看着李泽道。

    “你确定那什么蛊神能够破解你母亲身上那诅咒?”李泽道问道。

    “父亲曾经带着母亲以及重金前往火蚁谷求见一品魂匠神陀,这是神陀诊治之后亲口说的,想必不假。”南宫魅璃说,“另外前天我将我母亲的情况告知我师父,他老人家也说那的确是诅咒的征兆,具体是何种诅咒得见到我母亲才能知道,不过蛊神可破除天下间所有的诅咒。”

    “那就没问题了,要出发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李泽道点了点头。他就担心那蛊神根本破解不了南宫婉儿她母亲身上那诅咒,到时即便找到了蛊神了,也只能是白忙一场。

    现在两个魂匠都表示蛊神可破那诅咒,自是错不了。

    南宫魅璃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目光从她那绝美的背影收了回来,目视着那已然探出脑袋的太阳,李泽道突然间想唱歌。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返回院落之后,此时南宫婉儿已然起床,并且还简单的准备了一些早点。

    俏脸红扑扑的,看着李泽道的眼神里有着羞涩跟浓郁的爱意,就像是个新婚的小媳妇似的。

    当然,昨天晚上两人突破了那层关系,所以也的确可以算作是新婚。

    “泽道……”感受到李泽道眼神的炙热,南宫婉儿羞涩不已,眼神都没太敢跟李泽道相对。

    “婉儿,咱们是不是要换一个称呼了?”李泽道一把将南宫婉儿搂紧自己的怀里笑道。

    “换一个称呼?”南宫婉儿小脸更红了,啐了一口,“我才不叫你老师呢。”

    这个登徒子,想法怎会如此的宁人作呕?偏偏心里却又生不起气,喜欢得紧。

    “不是老师,我叫你娘子,你叫夫君。”李泽道笑道,“来,娘子,叫一声夫君听听。”

    “……滚!你个登徒子,手放哪里了?不许你在使坏了……”南宫婉儿已然娇喘吁吁,身体发软,妩媚异常。

    “娘子,叫一声夫君听听。”李泽道笑道。

    拗不过李泽道,南宫婉儿只能羞答答的开口唤道:“夫君……”

    声音又糯又甜,着实让李泽道精神一阵酥麻,身体开始发烫,某个地方蠢蠢欲动。

    “在叫一声。”

    “夫君……”

    李泽道的身体更烫了,一把将南宫婉儿横抱了起来,说道:“娘子,你叫夫君的声音太好听了,模样也太可爱了……咱们双修去!”

    “……登徒子……”

    美好的清晨开始!

    等两人再次起床之后,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李泽道去了一趟饭堂购买了些食材,回来简单的做几道菜,想去将南宫魅璃招呼过来一同吃饭,不过南宫魅璃并没在她那院落。

    李泽道了然,接下来的这些日子恐怕她都会待在玄冥真人那里努力提升自身修为。

    吃饭的时候,李泽道向南宫婉儿询问起有关南宫魅璃母亲遭遇诅咒之事。

    南宫婉儿闻言,小脸满满都是担忧以及惶恐,说道:“那种诅咒发作的时候甚至恐怖,那时候我亲眼看到大伯母在地上痛苦得在地上打滚,眼睛流血,口吐白沫,还在自己身上抓出一道又一道血淋淋的伤痕。而且,她不仅仅伤害自己,她还攻击他人,那次我看到了大伯母一口咬在一个仆人的喉咙处,直接把他给咬死了。之后,大伯就将大伯母锁在一个房间里,把她的手脚也拷起来,就是担心她病发伤到自己,也伤到他人。”

    李泽道皱着眉头说道:“那你知道那诅咒是怎么回事吗?”

    “不太清楚。”南宫婉儿摇了摇头,“问过我母亲,她也不知情。”

    李泽道点了点头,看来想得到更多有关这诅咒的消息,只能当面询问南宫魅璃的父亲了,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婉儿,过段时间等你堂姐步入灵神境之后,我会跟她离开不周学院前往震部落寻找那蛊神。”李泽道说。

    “我知道了,你们要注意安全。”南宫婉儿点了点头,虽说舍不得李泽道离开,却很是感动李泽道能够陪着堂姐前往。

    自己倒想陪呢可惜修为不够去了也只能是拉后腿。

    至于家族里的其他人就别指望了,他们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大张旗鼓的派高手前往那充满恶山恶水的震部落的。

    况且,寻找蛊神这种东西也不是说人越多越好,需要极佳的运气以及际遇。

    这些年,若非堂姐如此的优秀,是年轻一辈的翘楚,恐怕她们母女在家族的处境只会更为艰难,甚至很有可能要被扫地出门了。

    要知道,当年大伯母第一次发病的时候,家族里就有声音说要将大伯母驱逐出南宫家族,让这样的女人留在南宫家族只会丢南宫家族的脸,甚至还有说实在不行就将她杀了,免得误伤到他人!

    那时候,才不过九岁的南宫魅璃用她那较小的身躯将她母亲保护在自己身后,两只小手紧紧的握着那比她还高的长剑,面无表情的跟家族里的其他人对峙着。

    之后,南宫家族的老祖宗发话了,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听南宫婉儿说起发生在南宫魅璃她们母女身上那一些事情,李泽道免不了唏嘘一番,若是自己生活在此等如此冷血无情的家族,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若是南宫魅璃的父亲自己的是亲爸,李泽道早就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用完午餐之后,李泽道又跟南宫婉儿如胶似漆的又缠绵了会儿,便起身走出院落打算前往丹药阁继续学习如何炼丹。

    接下来的两天半的时间里,他都打算在这丹药阁里度过,开始研究如何炼制丹药。

    丹师分为九品,九品丹师正是炼丹这一职业的顶点,却是魂匠这一职业的起始。

    也就是说,你想成为一名魂匠,你得先具备魂魄之体这就不用说了,另外你还得是九品丹师!

    那是因为想将魂魄融入丹药之前你得先炼制出融魂丹,而融魂丹又是一种九品丹药,只有九品丹师方有那种实力将其炼制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魂匠这种职业在神域如此的稀缺,地位又是如此的超然。

    一路上遇到几名学生,这些新生见到李泽道之后,无一不赶紧作揖恭敬地称呼一句:“拜见李师。”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