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txt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六章 起锚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六章 起锚

 热门推荐:
    邵威道:“海龙帮乃是帮主一手创建,我何德何能担当帮主之责。”他转向张长弓道:“不如你先代小姐收下

    张长弓道:“放眼整个海龙帮能够担当这份重担的只有你。”他又将短剑推了回去。

    邵威见到他们坚决不肯收下短剑,也只能留下。

    谭子明道:“现在谁当帮主并不重要,最重要得是我们要同心合力离开这里,而且要确保这些行尸走肉留在这里,一旦放任他们离开,后果不堪设想。”他的话将众人拉回到现实中来。

    邵威对东山岛非常熟悉,他点了点头道:“我们必须将所有的船只毁掉,避免这些丧尸通过船只离开。”

    张长弓道:“罗猎还在岛上,他去找麻雀了。”

    邵威道:“我们尽量多等一阵子,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归来。”

    罗猎护着麻雀从二十多名丧尸的围堵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他们距离港口还有一段距离,放眼望去,通往港口的道路上有一支数百人的丧尸队伍正朝着这边赶来,随着丧尸病毒的迅速扩展,丧尸的队伍也是不断壮大,罗猎道:“我们要从小路绕过去,争取尽快到达港口。”

    他没有听到麻雀的回应,转身望去,却见麻雀身躯颤抖着,俏脸上露出惶恐的神情。

    罗猎道:“你怎么了?”

    麻雀撸起左袖,露出一段欺霜赛雪的手臂,却见她的左臂上有一道深紫色的抓痕,显然是刚才在混战中被丧尸抓伤,麻雀颤声道:“我……只怕不成了……你快走……快走……”

    罗猎并没有留意到麻雀是在何时受伤,看到她如此情景心中无比担心,低声道:“是丧尸抓伤的?”

    麻雀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悲凉的笑意:“你快走吧,我不想你看到我变成丧尸的样子。”

    罗猎摇了摇头。

    麻雀对此早已有了准备,她调转枪口瞄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含泪笑道:“你不要逼我,你要是不走,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罗猎的脸色突然变了,惊呼道:“小心身后!”

    麻雀不知是诈,转身望去,罗猎却趁着她走神的刹那冲了过来,一把将她的手枪夺过,麻雀岂肯就此放弃,抢夺之中,手枪走火,子弹击中了罗猎的肩头,麻雀意识到这一枪击中了罗猎,顿时慌了神,这才放开手枪,罗猎将枪夺了过去。

    麻雀看到罗猎肩头染血,颤声道:“你……你受伤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罗猎道:“只是擦破了一点皮,没事!”

    枪声吸引了一群丧尸的注意,罗猎留意到山下的那群丧尸正朝着山坡蜂拥而上。想要继续下山前往港口已经没有可能。

    麻雀道:“你快走,我挡住他们。”

    罗猎点了点头,转身向东山岛的顶端逃去,麻雀虽然希望罗猎离开,可是看到他如此果断地离开心中还是感到有些失落,突然罗猎伸出手去,击打在她的颈后,麻雀感到眼前一黑,被打得晕了过去。

    罗猎之所以将麻雀打晕是为了防止她反抗,麻雀已经被丧尸病毒感染,很快就会发作,他必须抓紧时间带着麻雀来到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

    距离他们最近的地方就是一号炮台,炮台此前已经被丧尸利用火炮摧毁,尽管如此,主体结构并未损坏,罗猎带着麻雀从洞口进入其中,再用石头将洞口封住。

    罗猎刚刚藏身完毕,就听到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一颗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被丧尸发现他们就在这里,显然要被瓮中捉鳖了,就在此时,一颗炮弹从港口的方向射来,正落在一号炮台附近,炮弹在丧尸群中爆炸,那群丧尸被炸得血肉横飞。

    整个地面都因爆炸而剧烈震动起来,罗猎的身体撞击在坚硬的石壁上,炮台外面的岩石再度发生了坍塌,里面狭窄空间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去,仿佛瞬间就来到了黑夜。

    麻雀被这次剧烈的爆炸震醒,她揉了揉昏昏沉沉的头,感觉胸腹中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喉头口唇都要干裂开来,她闻到一股香甜诱人的味道,这味道来自于罗猎肩头正在流出的血液。

    麻雀的意识仍然清醒,她知道自己体内的丧尸病毒正在发生作用,小声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罗猎抽出飞刀,麻雀点了点头,她闭上双眸,仰起头,露出雪白的粉颈,能够死在心爱人的手中,她死而无憾。

    罗猎的这一刀却并未刺向麻雀,而是割开了自己手腕的肌肤,鲜血从他的手腕处汩汩流出,麻雀瞬间睁开双目,她对鲜血拥有着前所未有的敏感和渴望,罗猎将流血的手腕凑了过去,麻雀用力摇了摇头:“不……”

    罗猎道:“我的血液中有丧尸病毒的抗体,也许这能够解决问题。”

    麻雀在竭力抵抗着来自心底最深层的诱惑,可是她终于还是无法和这诱人的血腥抗衡,突然抓住了罗猎的手腕,用力吸吮着他的鲜血。

    罗猎感觉体内的鲜血加速奔逸而出,虽然他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仍然没有料到麻雀的樱桃小口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吸吮能力,如果这样下去,用不了太久时间,自己体内的血液就会被麻雀吸干。

    罗猎意识到自己应该尽快终止这样的状况,可他又不忍心,如果现在将麻雀推开,可能就丧失了这营救她的唯一机会。

    麻雀突然尖叫道:“不!不可以!”她放开了罗猎的手,猛然向一旁的岩石撞去,她并未完全丧失理智,残存的意识告诉她自己就算是死,也不可以让罗猎用生命的代价来拯救自己。

    罗猎流血的大手及时抓住了麻雀的肩头,麻雀的额角还是在岩石上擦破了皮,她的身体摔倒在坚硬的地面上,她双手抱着自己的肩头,蜷曲在地面上,痛苦地挣扎着。

    她感到寒冷,每条骨头的缝隙,每个毛孔都有冷气在不断渗出:“我好冷……我好冷……”

    罗猎不知为何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根据他的观察,普通人被丧尸咬伤或抓伤之后,基本上在十分钟内就会发病。从麻雀被抓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远远超过了正常的发病时间,而且她始终还保持着意识清醒,或许和刚才吸入了自己的血液有关。

    罗猎曾经有过被丧尸抓伤的经历,不过那次林格妮是通过肌肤之亲的方式营救了自己,虽然罗猎很想营救麻雀,可是在道德层面上过不了这一关。

    此时外面下起雨来,雨水从岩石的缝隙中渗入这昏暗狭窄的空间,麻雀周身颤抖着,罗猎不忍心看到她如此痛苦,展臂将她抱入怀中,麻雀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俏脸紧贴在罗猎坚实的胸膛上,呓语道:“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你……”

    罗猎点了点头,轻轻抚摸着她湿漉漉的秀发,轻声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的。”

    麻雀道:“我知道你心中只有青虹,从未有过我的位置……可是,我从未想过要你怎样,只要你对我好一点,只要我能够远远地看看你……就好……”

    罗猎的眼睛湿润了。

    麻雀道:“……我可能要死了……你陪着我……不要走开好不好?”

    罗猎点了点头:“我不走!”他看到一条黑线沿着麻雀颈部的血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着,罗猎意识到自己的血液对麻雀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麻雀道:“我好热……”她开始撕扯自己的衣物。

    罗猎抓住麻雀的双手:“你冷静一些。”

    麻雀望着他,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罗猎能够感受到她灼热的气息有如春风般拂过自己的面庞,黑色的脉络沿着麻雀的脉络在蔓延着,自己如果对她不闻不问,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罗猎从未想到过自己的人生会面临这样的抉择,上次在哈尔施塔特的盐矿之中,自己是在意识迷乱的前提下和林格妮有了肌肤之亲,而正是林格妮不求回报的主动献身方才将自己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

    而这次却是在自己意识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他刚刚尝试过,试图通过自己的血液让麻雀恢复理智,可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起到效用,麻雀虽然没有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也好不到哪里去。

    嗤!麻雀竟然扯烂了衣物,身躯袒露在罗猎眼前,她扑入罗猎的怀中,紧紧抱住他亲吻他的面颊和脖子,喉头发出阵阵撩人的呓语声,罗猎咬了咬嘴唇,如果他们换个位置,麻雀一定不会有任何的犹豫。非常之时只能行非常之事!

    空中一个霹雳接着一个霹雳,一场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将整个东山岛都笼罩在其中,被点燃的战舰遇到这场大雨,其中许多被灭了火。邵威举起望远镜眺望着码头,他向一旁的谭子聪大声道:“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我们还要等下去吗?”

    谭子聪道:“罗猎应该可以赶回来的。”

    邵威道:“我们已经没办法将所有的舰船烧毁了。”他指了指码头的方向,数以百计的丧尸正在登船。他们最开始的计划是将所有的舰船毁掉,将这些丧尸永远留在东山岛上,让他们自生自灭。

    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他们火烧码头的计划基本落空,他们无法阻挡丧尸登上舰船,也无法阻止丧尸离开东山岛。

    邵威迅速做出了决定:“我们必须要走了,如果不走只怕要被他们包围。”

    谭子聪不无顾虑道:“可是如果我们不阻止这些怪物,丧尸病毒很快就会扩展开来。”

    邵威道:“引开他们,然后在海上逐一歼灭,目前我们只能这么做。”

    张长弓就在不远处,他充满焦虑地望着码头的方向,目前严峻的状况他看在眼里,知道邵威所说得全都是实情,假如他们再不离开港口范围,肯定会被包围,到时候他们就要面临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海明珠知道他和罗猎的友情,一旁小声道:“老公……”

    张长弓道:“走吧!总不能坐以待毙,我相信罗猎有本事逃出来!”罗猎经历的大风大浪比任何人都要多,张长弓坚信他在任何严苛的条件下都能够逃出生天。

    麻雀从睡梦中醒来,她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罗猎的怀中,发出一声羞涩难耐的尖叫,又及时掩住了自己的嘴唇,从罗猎的怀中爬起,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意识到此前发生了什么。

    她捡起一旁的衣服迅速穿上,脑海中闪烁着一些让她脸红心跳的画面:“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麻雀说完却没有听到回应。这才意识到罗猎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对罗猎的关心让她忘记了羞涩。

    麻雀来到罗猎的身边,发现罗猎的身上染满了血迹,左腕的刀痕已经结痂,麻雀回忆起罗猎割破手腕用他的鲜血喂给自己的情景,再看罗猎的脖子上,有一圈清晰的牙印,在他的颈部血管上还有两个血洞,麻雀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牙齿,她的牙齿似乎和过去有了些不同,摸到了两颗牙齿的尖端,虽然不明显,可过去她是没有虎牙的。

    麻雀判断出罗猎脖子上的血洞就是自己所为,他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一定是为了营救自己,而自己却在他营救自己的过程中,咬住他的脖子,趁机吸入了他不少的血液。

    麻雀感到惶恐起来,她探了探罗猎的鼻息,又趴在他的胸前听了听他的心跳,罗猎仍然活着,可能是失血过多,可能是他太累了,所以睡得很沉。麻雀望着罗猎苍白的面孔,心中一时间百感交集。

    握住罗猎的大手,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他染满鲜血的脖子上,内心中却没来由产生了一种冲动,麻雀扭过头去,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可是她意识到自己对鲜血仍然有种渴望。

    麻雀小声道:“傻子,你不该救我的,是我害了你……”她感到鼻子一酸,有种要落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意识到自己没有变成一具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罗猎救了自己。

    麻雀柔声道:“你醒过来,只要你没事,什么都好。”她的眼神温柔如水。

    外面传来一阵石头翻动的声音,麻雀心中顿时紧张了起来,现在的东山岛上剩下的可能全都是丧尸,麻雀慌忙摇晃着罗猎,希望能够将他晃醒,可是罗猎仍然毫无反应。

    光线从外面透射进来,却是几名丧尸联手扒开了堵在外面的石块。麻雀用身体护住罗猎,他们所藏身的空间实在是太小,容纳两人之后,空间所剩无几,麻雀忽然感到头发一紧,却是外面伸出一只手将她的头发抓住。

    麻雀心中骇然,他们已经被丧尸堵在了这里,难道今天注定要丧命于此,罗猎仍然对周围的危险一无所知,望着沉睡不醒的罗猎,麻雀心中突然涌现出无尽的勇气,她反手抓住丧尸的手臂,猛然一拧,只听到喀嚓一声,已经将丧尸的手臂拧断。

    麻雀转身照着丧尸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这巴掌用尽了全力,啪!的一声竟然将丧尸的脑袋拍了个稀巴烂,麻雀一时间愣在那里,她搞不清究竟是自己的力量太大,还是这丧尸的脑袋太脆弱。

    又有一个丧尸将脑袋钻了进来,麻雀一把抓住他的脑袋用力一拉,毫不费力地将他的脑袋齐根薅了下来。失去脑袋的丧尸退出了洞口。麻雀趁机从洞口钻了出去,一名丧尸从一旁扑了上来,麻雀抬脚踹在他的胸口,那丧尸被她一脚蹬飞,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足足飞出了十多米。

    麻雀环视周围,在一号炮台的四周还有七名丧尸,她心中想着的是必须要保护仍然在里面沉睡不醒的罗猎,麻雀手中没有武器,她抓起地上的石块向其中一名丧尸砸了过去,石块倏然飞了出去,撞击在那丧尸的面门之上,洞穿他的头颅。

    麻雀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量突然增加了数倍,其余六名丧尸一拥而上,试图利用人数的优势将麻雀击败,可是现在的麻雀犹如战神附体,拳打脚踢,举手抬足之间已经将六名丧尸尽数击溃在地,她不但攻击力增强不少,而且反应速度惊人,这些丧尸根本没有靠近她的机会。

    罗猎被外面的打斗声惊醒,他感到周身酸麻无力,可仍然挣扎着冲了出去,一来到外面正看到麻雀大杀四方的场面,罗猎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麻雀干掉周围的丧尸之后,听到身后动静,迅速回过身去,看到罗猎,第一反应就是向后退了几步:“你不要靠近我,我被感染了!”

    罗猎望着麻雀,发现她比此前更加精神,哪有半点被感染丧尸病毒的征象。

    麻雀因罗猎的目光而感到有些不安,毕竟她的这件衣服多处破损,无法完全遮住她的肌肤,小声嗔道:“你看什么看?”心中忽然想起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自己什么他都已经见过了,俏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罗猎来到麻雀身边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又从一具丧尸的身上脱下外衣自己穿了。轻声道:“你应该已经没事了。”

    麻雀也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好,脱口道:“你救了我……”话刚一说出口就有些后悔,毕竟罗猎救自己的方式如此特殊,让人难以启齿。

    罗猎自然也有些尴尬,他从丧尸的身上搜出一些武器,扔给麻雀两把手枪。岔开话题道:“咱们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麻雀嗯了一声道:“丧尸大都往港口那边去了,他们好像准备离开东山岛。”

    罗猎道:“一定要阻止他们,这些丧尸一旦离开了东山岛将病毒扩散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麻雀点了点头。

    罗猎利用望远镜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在不远处仍然有百余名丧尸在游荡,不过和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目前也没有发现他们,所以并未集结过来对他们发动攻击。

    多半丧尸都集中在港口附近,那些丧尸正在登船。罗猎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在东山岛的西南角还有几艘船,那里似乎还没有丧尸光顾,他将自己的这一发现告诉了麻雀,两人决定先前往那里,单凭着他们两个是无法阻止这么多丧尸离开东山岛的,目前只能先考虑离开这里,只有和其他同伴会合才能集结战斗力在海上将丧尸控制的舰船击沉。

    “开炮!”伴随着邵威的一声怒吼,明珠号上火炮齐发,炮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在他们后方紧追不舍的那条舰船,载满丧尸的这条舰船被击出了多个大洞,海水从破洞中迅速灌入,船身开始急剧倾斜,那些丧尸一个个从倾斜的甲板上掉落下去。

    明珠号上的众人齐声欢呼,他们的战术起到了效果,将丧尸引到了港口外宽阔的海面上,对他们进行分化瓦解逐一击破,丧尸毕竟是丧尸,虽然能够操纵舰船,可是在战术上无法和正常的人类相比,更何况明珠号上的众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海战好手。

    负责观察的谭子聪高声道:“又有两艘船过来了!”

    刚才的胜利已经鼓舞了士气,提振了所有人的信心,张长弓道:“来得正好,把他们的船只全部击沉,让这些怪物去喂鱼。”

    听到喂鱼这两个字,海明珠没来由打了个冷颤,她咬了咬嘴唇,心中充满了担忧,如果海中的鱼虾吃了这些丧尸的尸体,会不会感染病毒?

    邵威重新进入了驾驶舱,亲自指挥舰船行进,和那两艘敌舰展开战斗。

    罗猎和麻雀两人从岛的另一面朝海岸靠近,西南角是岛屿最为陡峭的地方。麻雀身手利落,步伐矫健,罗猎从她的举动就看出麻雀的身上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每次的时空之旅过后,罗猎都会用相当长的时间来恢复状态,在目前他仍然没有恢复。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的体内缺乏能量,通过无数次历练蕴含的庞大能量始终都存在,只是尚未苏醒。

    麻雀停下脚步,发现罗猎已经被自己拉开了一段距于是停下脚步等着他,两人之间的关系和过去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变化,所以麻雀神情显得忸怩,甚至不敢正眼看罗猎一下。

    罗猎意识到两人间的这种尴尬气氛,他咳嗽了一声道:“我们的事情……”

    麻雀打断他的话道:“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只当一切没有发生过。”

    罗猎其实要说得并不是这个意思,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逃避问题的人,他是想告诉麻雀准备向叶青虹说明这些事,叶青虹此前倒也调侃过,让他收麻雀当姨太太,可玩笑归玩笑,真正变成现实的时候,叶青虹的性情是否能够接受还是个未知数。

    罗猎道:“没发生过?”

    麻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只是为了救我,没有其他的意思。”说完这番话她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压在胸口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她没想过要罗猎对自己负责,更没有想过因为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给罗猎带去麻烦。

    罗猎望着麻雀心中一阵温暖,这些年麻雀变得成熟了许多,越来越懂得为他人考虑。

    麻雀忽然抽出腰间的短刀掷了出去,短刀在空中风车一般旋转,准确无误地刺入一个藏身在岩石后丧尸的额头,麻雀掷出短刀之后,又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惊人的弹跳力让她瞬间来到那丧尸的面前,一把抽出短刀,然后抬脚将丧尸踢下了山坡。

    罗猎目睹麻雀如此惊人的战斗力,心中暗自感叹,现在就算是自己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看来麻雀吸收了自己不少的能量。

    麻雀望着那被她踢飞滚落下山的丧尸,心中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快慰,她的血液在沸腾,过去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她明显变得嗜杀,麻雀意识到自己改变了,一定是罗猎让自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她的体内流淌着罗猎的血。

    罗猎道:“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麻雀摇了摇头道:“很舒服!”说完脸红了起来,她意识到自己可能会错了意。小声道:“我浑身充满了力量,可能是吸了你太多血的缘故。”她反问道:“你有没有不舒服?”

    罗猎实话实说道:“有些虚弱,不过还撑得住!”

    麻雀道:“放心吧,有我保护你。”

    罗猎哑然失笑,现在的自己的确需要她来保护。

    麻雀指了指东山岛的顶部,十多道影影重重的黑影已经出现在那里,看来他们的行藏再次被丧尸发现,两人加快了脚步,罗猎竭力跟上麻雀的步伐,这一路累得气喘吁吁。

    麻雀看到罗猎的样子就知道单凭着现在的速度无法摆脱那十多名丧尸的追击,她让罗猎先行,独自一人留下断后,在目睹麻雀的神勇表现之后,罗猎已经不再担心她的安危,现在的麻雀不但是武力值暴增,而且她也不再惧怕丧尸病毒感染,对这种病毒已经拥有了免疫力。

    罗猎来到下方沙滩的时候,麻雀已经干脆利索地干掉了十多名丧尸,又迅速追赶上他的脚步,而且脸不红气不喘,罗猎唯有叹服的份儿。

    那几艘船就在前方,罗猎从沙滩上的脚印推断出附近有人在,他提醒麻雀要小心的时候,其中一艘船上出现了几名海盗,他们用枪口瞄准了两人,麻雀第一反应就是用身体将罗猎挡在身后。

    船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是自己人!”原来船上是徐克定,他和几名手下原本想去明珠号和其他人会合,可是途中又遭遇了丧尸,经过连场苦战方才摆脱丧尸的追击,他们也意识到无法顺利抵达港口,于是才改变方向来这边登船,停在这里的几艘船都是等待修理的,可在眼前的状况下,他们也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从甲板上垂落下一条绳索,罗猎和麻雀攀援而上,来到船上,徐克定走过来打量了一下他们,麻雀心中有些忐忑,自己毕竟感染过丧尸病毒,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异样?

    徐克定道:“没事就好,起锚!”

    罗猎他们来得正是时候,刚才徐克定几人都在忙着修船,帆船缓缓驶出海湾,罗猎长舒了一口气,靠在凭栏之上,望着东山岛内心中一阵百感交集,他们只是暂时离开了险境,东山岛上仍然有不少可以正常形势的舰船,那些丧尸会操纵船只继续对他们进行追击。

    他们的神经并没有来得及放松太久的时间,就看到有远方有一艘敌舰追逐了过来。

    徐克定拿起望远镜向那艘舰船望去,只见那舰船通体漆黑,悬挂白帆,帆上绣着一条黑色蛟龙,蛟龙口中叼着一柄长刀,其实徐克定第一眼就从船的特征认出那是黑蛟号,这艘船是海连天专属使用,没有海连天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动用这艘船。

    可众人多已经知道海连天被陈昊东掳走,就算他仍在人世,也应当已经成为了一具行尸走肉,这艘船又是谁在指挥?

    徐克定利用望远镜在黑蛟号上搜寻,当他看清那艘舰上的指挥官的时候,内心为之一震,在船上指挥的人分明就是他们的帮主海连天。

    徐克定先是感到欣喜,可马上就意识到不妙,他大吼道:“兄弟们,全速前进!”

    罗猎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克定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他,罗猎透过望远镜看到了海连天,海连天挥舞着手中的旗帜,指挥黑蛟号上的丧尸船员开动舰船正在向他们不断接近着。

    两艘船根本不在同一级数上,黑蛟号无论是船体还是速度都远远超过他们用来逃亡的这艘帆船,更何况黑蛟号上所配备的火力是整个海龙帮最强大的两艘舰船之一,另外一艘就是明珠号。

    徐克定对海龙帮所拥有的舰船性能都非常的了解,他知道就算他们倾尽全力也无法逃过黑蛟号的追击,他们目前的这艘舰船甚至连一艘火炮都没有配备,一旦被追上,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只有坐以待毙。

    唯一的生路就是东山岛外周的礁石群,他们可以发挥这艘帆船体型小的长处,利用帆船的灵活性进入礁石林立的海域,黑蛟号因为船体过大的缘故,应该不敢轻易进入礁石群,如果胆敢硬闯,则免不了触礁沉没的下场。

    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能不能在黑蛟号追上他们,将他们的舰船纳入有效射程之前进入那片礁石海域。

    所有人都动作起来,为这个集体出一份力,同舟共济,生死与共就是如此,虽然所有人都齐心协力,可在现实面前他们也无可奈何,视野中已经出现了那片礁石林立的海域。

    黑蛟号上的丧尸海盗也洞察了他们的意图,海连天挥动镶着金边的黑色旗帜下达了开炮的命令,噹!的一声巨响震彻在海天之上,三门火炮齐发,瞄准前方的帆船开火。

    帆船目前还在黑蛟号的射程之外,炮弹无一击中船身,在后方的海面爆炸,激起一个又一个的水柱。

    罗猎从两艘船不断接近的距离判断出他们没可能逃过对方的炮击,向徐克定道:“咱们逃不掉,只能利用救生艇了。”

    徐克定点了点头,论到经验他比罗猎要丰富许多,船上有一艘救生艇,他们一共只有八个人,可以全都转移到小艇上,利用帆船船身的掩护迷惑对方的视线,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转移。

    徐克定道:“你们先转移,我马上就来。”

    (本章完)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