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txt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 第973章 僧也、道也?真也、幻也?

第973章 僧也、道也?真也、幻也?

 热门推荐:
    “二郎!”

    屋内歌声方歇,眼前就映入一头云髻,却是王夫人按捺不住寻到了近前——而孙绍宗人高马大偏又目不能斜,映入眼帘的自然只有那高挽的云髻了。

    就听她促声道:“说是治病救人,这怎得突然哼起小曲来了?”

    这谁知道?

    再说就算是知道,孙绍宗眼下泥胎木塑也似,又如何能够为她分说解惑?

    不过……

    若是能让她就此觉察出不妥,也或许能有些意外的进展。

    刚想到这里,就见那云髻前后摇动,似是在点头,随后又听王夫人无奈道:“二郎说的是,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什么就‘说的是’?

    自己何曾有过只言片语?

    孙绍宗先是心生诧异,转念一想方才愕然惊觉,身旁这群莺莺燕燕怕也早已中了义忠亲王的幻术!

    怪不得他先是主动攻击老文青,而后又在门外呆立良久,都未曾有人觉察出不妥来。

    想通了这一节,孙绍宗对义忠亲王的评价,不觉又高了几分。

    与此同时,心中的惊惧也大大消减——盖因以义忠老仙展露出的本事,真想要他孙某人的性命,也无需再画蛇添足去迷惑贾府一众女子。

    话说……

    凭这本事,想要谋朝篡位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尤其现在广德帝重病不起,太子又是个没卵子的,正是义忠老仙王【亡】者归来的好时机!

    正琢磨着,脚下忽地就是一个趔趄,错非孙绍宗及时扶墙,险些就要将下巴杵进王夫人的丰阔襟涛里去。

    却原是那束缚者他的力量,骤然间无声无息的消散了。

    孙绍宗尴尬的起身,待要解释两句,却见王夫人兀自在那里埋怨丈夫,嫌弃他不顾宝玉生死,偏在这时跑去衙门受那白眼冷落。

    再看旁边一众莺莺燕燕,似乎也都对他方才的无礼举动视若无睹。

    呃~

    这法术依旧是那么神奇,却总觉得有些异样。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转过身去,躬身对门内一礼,肃然请示:“老先生,可需我等备下什么药材、器物?”

    既肯放自己得脱,想必对方并没有‘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的意思,甚或还有用到自己之处。

    而现下形式比人强,若老文青真要造反,说不得自己也只能为王前驱了。

    其实换个角度想,义忠亲王登临帝位,对自己来说也未必是什么坏事——同是穿越者,即便三观并不一致,科学、人文素养什么的,总比旁人更贴近些。

    再加上义忠老仙法力无边,也不怕自己会反叛背离,大可全力支持自己开疆拓土大展宏图。

    如此算来,岂不比臣服于那无卵太子强出百倍。

    咦?

    说到太子,义忠亲王膝下无儿无女的,同一众皇亲国戚又有解不开的仇怨,那等他登基之后,又该立何人为太子呢?

    想到这里,脑中莫名跳出个青皮大褂的圆脸胖子……

    “宝玉、宝玉!”

    正习惯性的发散思维,身后王夫人却唤着儿子径自推门往里闯。

    孙绍宗作势欲拦,可见她挑起那帘子之后,并未遭遇任何异状,忙也顺势跟了进去。

    进门后抬眼打量,就见方才还奄奄一息的宝玉正呆坐在床上,任由黛玉在肩头梨花带雨——看来方才那歌,多半就应在这二人身上。

    可除这二人之外,举目竟再无旁者!

    义忠老仙和他的手下呢?

    怎就凭空消失……

    呃~

    既然都学会法术了,义忠亲王貌似凭空消失,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他为何就这么走了?

    难道说,这老文青骤然现身,真的就只是为了给宝玉治病,顺带再高歌一曲?

    孙绍宗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边厢王夫人却不管许多,几步抢到床前,扯住宝玉半边袖子,喜极而泣道:“我的儿,你……你怎就起来了?!快、快让为娘看看,身上可还有什么不妥当的!”

    后面李纨几个簇拥上来,也个个嘘寒问暖。

    但贾宝玉却一概不应,只是痴愣愣目视空处,恍似瞧见了什么千古奇景。

    王夫人见状顿时又慌了,正欲搡开黛玉好生探看,颦儿却已自宝玉肩头起身,连声大喝:“痴儿,还不速速醒来!痴儿,还不速速醒来!”

    那称呼腔调,竟也是迥异寻常。

    就这般连着六七声呼喝过后,贾宝玉这才终于有了反应。

    只见他长出了一口恶气,仍带三分迷离的喃喃自语:“僧也、道也?真也、幻也?”

    音尤在耳,却早被王夫人一把闷入怀中,哭喊道:“我的儿、我的肉!你可是吓死娘了!”

    这回却轮到宝玉劝慰母亲。

    又是好一番兵荒马乱,屋内这才消停下来,王夫人就忍不住催问方才的种种,尤其是那老神医是如何诊治,又是如何不告而别的。

    可一问及这些,宝玉登时又目泛迷离起来,多得黛玉连声呼喝,方才再次喃喃醒转,口中却依旧是那八个字:

    “僧也、道也?真也、幻也?”

    这下王夫人再不敢多问他半句,只把林黛玉扯到一旁探听虚实。

    偏黛玉也不知就里,只恍惚记得有人交代,一旦发现宝玉失神,就那般唤他速速醒来。

    除此之外,茫茫中也只回忆起几句词曲。

    不想那老货倒还懂得管杀管埋的道理,如此一塌糊涂的,倒也不用担心有人知道他曾经来过。

    “阿弥陀佛。”

    谁知刚想到这里,就听王夫人口宣佛号:“这必是佛祖保佑,降下老仙翁救我儿于危难之中——珠儿媳妇,你快请人绘下老仙翁的画像供奉在家庙里,咱们也好早晚上香祭拜。”

    孙绍宗闻言,险些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见过作死的,却没见过这么作死的。

    家中养个白莲圣女还不够,竟还要将皇帝和太子的眼中钉肉中刺供奉起来,这是怕满门抄斩还不够,想要来个夷十族么?!

    忙要设法劝阻,忽又听李纨奇道:“说来也怪了,母亲这一提起画像,媳妇儿才发现竟记不清那老仙翁的样貌了。”

    再问旁人,也都是一般无二。

    内中也唯有孙绍宗自己,才能回忆起义忠亲王的猥琐相貌。

    可那老货删改掉众人的记忆,唯独只漏了自己,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是出于所谓的‘乡谊’,还是另有打算?

    【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