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txt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寻龙记 > 第七百六十二章 预谋退路

第七百六十二章 预谋退路

 热门推荐:
    第七百六十二章预谋退路

    话说曹丕北伐张辽张文远,总兵力超过十万人,浩浩荡荡铺满蜿蜒山路。队伍中间一匹骏马之上,有一个年轻英俊的将军,金盔金甲,手执一柄连鞘的长剑,白色披风随风飞舞,正是大军的中护军,曹操的大女婿,日后的清河公主驸马,曹丕的好友夏侯楙。夏侯楙的出现,也代表了夏侯惇家族对曹丕的鼎力支持。

    在他侧翼稍后,又是一匹高头大马,上面端坐一人,面色白皙,三绺长髯,看年纪不过三十岁上下,却是一身黑色抽丝软甲,镶着金色边纹,尽显身份之尊贵与特殊。此人气度雍容,外表恬淡,时不时与身边的司马懿交谈几句,正是本次北伐的军师吴质吴季重。

    吴质,字季重,兖州济阴人,官至曹魏振威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封列侯。正史中,吴质乃是三国时期著名文学家,一说他是建安七子之一,其诗文风格表现了“建安文学”的风骨,起初因文才而被曹丕所喜爱。在魏文帝曹丕被立为太子的过程中,吴质出谋划策,立下大功。与司马懿、陈群、朱铄一起被称做曹丕的“四友”。

    公元二百零四年,曹操在鄄城招贤纳士,吴质以文才优等应召而至。因其才学通博,受到曹氏父子的赏识,成为曹丕的挚友,同时也是曹植的文友。公元二百一十七年,曹丕被立为太子,吴质出任朝歌长,又迁元城令。曹丕为巩固太子地位,常于吴质商量对策。一次,曹操率军出征,曹丕、曹植前往送行。曹植出口成章,盛赞曹操之功德,而曹丕则相形见绌,怅然若失。吴质对曹丕耳语说:“与魏王辞别时,你什么都不要说,只管哭泣就行了。”曹丕听了吴质的话,哭的非常伤心。曹操及其左右很受感动。于是都认为曹植华而不实,不如曹丕诚实孝顺。加上曹丕平时善于掩饰自己,言行检点,而曹植则恃才傲物,恃宠娇纵,引起许多人的反感,最终曹操打消了改立曹植为太子的念头。

    公元二百二十年,曹丕做了皇帝,马上派人把吴质接到洛阳,任命他为中郎将,又封他侯爵,让他节度幽、并诸州军事。文帝崩,明帝曹叡继位,吴质被征调入朝,担任侍中,成为辅弼大臣。他向明帝陈述安危大计,指出司空大臣陈群乃平庸之辈,非国相之才;盛赞骠骑将军司马懿,忠贞机智,是国家栋梁。明帝采纳了他的意见,对曹魏后期政局的变化产生了重大影响,司马家族后来一飞冲天,也有吴质的功劳。吴质一向喜欢结交权贵,从不跟乡里百姓往来,在家乡名声不佳。做官后,又倚仗曹氏父子权势,作威作福,引起人们的反感。所以吴质病故后竟被谥为“丑侯”,吴质的儿子吴应一再上书申辩,为父叫冤,直到吴质死后二十四年才改谥为“威侯”。

    曹丕大军军容鼎盛,一路向西北而来。陈留军伏路细作早已经打探的清清楚楚,连忙将这令人震惊的消息上报给军师陈宫。陈宫匆匆忙忙来城主府中找张辽,张辽闻听之后,眉头立刻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张辽已经从青葱少年,成长为中年大叔,相比在吕布手下当首席战将的热血年代,张辽也更加稳重成熟。近些年在青龙军、曹军、袁术军夹缝中生存,虽然平安无事,也是险象环生,至少半夜睡觉心都是悬着的,生怕周边哪个大佬一发飚,就要殃及陈留这个池鱼。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这次曹丕大军动出,第一个目标就是拿下陈留。陈宫最讨厌曹军,所以自然力主与曹军死磕,张辽都不用问陈宫,所以眉头才立刻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果然陈宫言道:“张将军,曹丕十万大军已至通许,该如何应对?”言语中根本就没有一点要投降的意思。

    张辽英俊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有些沉重道:“军师,敌众我寡,恐怕要善加利用地形,以防守为主。公台你素来足智多谋,想必你已想好对策,何不说来听听?”

    陈宫咬着后槽牙,好一会儿才说道:“可惜孤城难守,但怎样也要和曹贼拼上一拼。”言下之意,就是张辽的部队没有战略纵深,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全体打入黄河。

    张辽深知陈宫痛恨曹贼,即使被打入黄河也不会投降,不由说道:“擒贼先擒王,我愿为军师座下先锋,领敢死队择一良地埋伏,若能一战剿灭曹丕,曹军当不战自溃。”

    陈宫脸色顿时开朗了许多,微笑道:“蛇无头不行,若能将曹丕斩首,事成矣。张将军果然是英雄虎胆,但此事确实殊为不易,曹丕身边必然有高手保护,想必曹丕本人也是从小习武,一个不好,将军深陷重围怎么办?”

    张辽故意深深叹了口气道:“那依军师说来,又该怎么办?”

    陈宫道:“却是应该先预谋退路,拉人来合作才好,打不过也还有地方可逃。”

    张辽想不到陈宫会这么说,果然是智者之谋,连忙点头道:“我与公台英雄所见略同,但不敢说退路的事,怕被公台笑话我胆小。”

    陈宫哈哈一笑道:“以卵击石,岂是智者所为。如今曹军北上,听说是兵分三路,分别由曹操的三个儿子率领。咱们要拉人来合作,恐怕只有一个选择。”

    张辽微微一顿道:“青龙军?”

    陈宫点头道:“正是青龙军。”

    张辽闻听,露出深思的表情,缓缓坐在太师椅上。陈宫见张辽默默无语,明白张辽有些为难的话说不出口,轻声道:“张将军,你是担心吕将军回来吗?”

    张辽闻言,触电般从座椅上弹了起来,怒目看着陈宫道:“军师此言,究竟何意也?”

    陈宫笑着一把按住张辽道:“将军没问吕将军在何处,难道是知道吕将军就在青龙军邺城养伤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